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

热门关键词: as  test  xxx

《三个人的情人劫》系列报道之七金屋藏娇:引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1-22
摘要:5.《三个人的情人劫》系列报道之五:言之有据:现实远比规定更复杂|媒体视点|来源:与法制杂志 6.《三个人的情人劫》系列报道之六:毋庸置疑:预防远比事后救济更高效(来

  5.《三个人的情人劫》系列报道之五:言之有据:现实远比规定更复杂|媒体视点|来源:与法制杂志

  6.《三个人的情人劫》系列报道之六:毋庸置疑:预防远比事后救济更高效(来源:与法制杂志)

  7.《三个人的情人劫》系列报道之七:金屋藏娇:引发3000万豪宅的“婚姻财产保卫战”(来源:与法制杂志)

  2018年5月24日上午,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武林壹号小区的一套豪宅,被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和法警重重包围,豪宅被强行腾退,豪宅内数名人员带着一名两岁小男孩儿,离开。

  价值3000万元的豪宅,昔日风光已经不再。豪宅背后,是一段杭州“股神”与湖南情人的情感、金钱纠葛。这段才维持了不到两年的婚外情,是如何以千万财产官司告终的?且看,“股神”妻子打响的这场“婚姻财产保卫战”。

  2018年5月24日早上8点,滨江区人民法院出动8辆警车、44名法警和众执行法官等,进入武林壹号小区。小区坐落在杭州市中心的武林广场北侧、京杭大运河旁,紧邻杭州最繁华的武林商业圈与西湖文化广场,小区内均是数百平方米的大户型豪宅。

  “有人吗?开门!”执行人员敲门,无人应答。执行人员火速联系开锁匠,10分钟后,门被打开,众人进入屋内。豪宅的主人郭雪宁不在家,只有一些四五十岁的男男,都操着湖南口音。显然,这些都是郭雪宁的亲戚,其中一名穿着光鲜的中年男子,是郭雪宁的父亲。

  “为什么赶我们走!”见执行人员来赶人,要求他们离开,几名中年女子大喊大叫,进行反抗。法官表示,他们之前已来了很多趟进行沟通无果,这次是来依法强制执行的。

  很快,众人被“请”出豪宅,之后的数小时,豪宅内的一切物品,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,进行逐一登记,并请搬家公司搬走,安置到附近的暂放处。豪宅内的家具、电器被搬上车的场景,吸引了很多人围观。

  5月24日中午12点,直至豪宅被搬空,贴上法院的封条,郭雪宁也没有出现。豪宅面对的命运,无疑是进入法院评估拍卖程序,经司法拍卖,所得钱将全部用于归还执行款。而郭雪宁所要面对的命运,则是一场难以收拾的“豪门梦”。

  法院执行“豪宅腾退”时,郭雪宁正呆在闺蜜的家里,虽然不在现场,但她从亲戚的手机里看到了现场的照片,心情非常沉闷。昔日这屋子里也曾有温馨的场面,也曾充斥着欢声笑语,但而今一切都恍若隔世。

  郭雪宁是1986年3月7日出生的,老家在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。没读多少书,郭雪宁就和老家的几个小姐妹一起到江浙一带打工,七八年前才在杭州安顿了下来,做一些服装饰品生意。

  郭雪宁在杭州结识了不少好朋友,但她最要好的,还是湖南老家的小姐妹们,徐慧就是其中一个。和很多女孩子一样,郭雪宁和徐慧也都爱奢侈品牌的一些包包和衣服,在杭城大街上看到有人背着香奈儿或者LV的包,总会忍不住看上好几眼,满脸羡慕。“要是我什么时候也能背个几万元的包就好了,我一定背回老家去,风光风光。”郭雪宁有时会带着徐慧去杭州的四季青服饰商城,买一些奢侈品牌的高仿皮包,满足一时的虚荣心。

  只要生意不忙,郭雪宁一般都会去找徐慧玩,但从2014年4月开始,徐慧很少能见到她。后来才得知,她交男朋友了。多番追问之下,郭雪宁才不好意思地告诉徐慧,男朋友比她大9岁,叫连奇峰,杭州人,生意做得很大。两人是在一次唱KTV时认识的。

  徐慧和郭雪宁及其男朋友一起吃过几次饭,男方衣着讲究,去的也是高档餐厅,话不多,看上去老成稳重。徐慧回忆:“当时我还问雪宁,那个男的条件这么好,是不是有家庭的,或者离过婚?雪宁笑着掐了我一下,让我别乱说话,她男朋友做人做事都非常低调,甚至他们的这段恋情,也不想被其他人知道。所以我至今也说不清,雪宁当时是知道男方有家庭的,还是一直被蒙在鼓里。”

  正如徐慧所猜测的,连奇峰是有家庭的,2008年3月26日,他和比自己小5岁的杭州本地姑娘孙蓓蓓结婚,两人很快有了一个女儿。连奇峰和妻子志同道合,两人都是炒股高手。连奇峰用二三十万的成本,进入后,凭着其独到的眼光和丰富的金融知识,身家直线个亿,他曾是晋亿实业、先锋新材、荣安地产等十多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,被业内人士封为“股神”。而孙蓓蓓的身家也不菲,曾是杭钢股份、杭州解百、天马科技、矿业等十多家上市公司大股东。

  2014年5月9日,孙蓓蓓遭遇严重车祸,所幸被及时送至医院,才保住了生命。在孙蓓蓓住院治疗的两个多月时间里,连奇峰和郭雪宁的感情迅速升温。

  有了这么有钱的男朋友,郭雪宁再也不用买高仿包了,她出入高档商场,出手就是十万甚至几十万元,购买奢侈品牌的包和服饰。

  沉浸在金钱中的郭雪宁,对连奇峰也是百依百顺,其实哪怕连奇峰不提,凭女人的直觉,她也早感觉到连奇峰是有家庭的,更何况,连奇峰在两人确定关系后,也没有刻意隐瞒,有时孙蓓蓓打电话过来,连奇峰也是当着郭雪宁的面接的,没怎么避讳。

  如果最初郭雪宁和连奇峰的关系还有“感情”可言,但之后两人的关系,可以说是用金钱“堆”出来的。据滨江区人民法院调查,2014年6月16日,连奇峰给郭雪宁汇款400万元,同年7月2日、7月29日、9月3日直至11月14日,郭雪宁先后得到了连奇峰汇给她的3000余万元。

  有了这些钱,郭雪宁第一时间便全额付款,一掷千金地买下了武林壹号小区的豪宅,豪宅有300多平方米,价格2030多万元。房屋的装修,全部根据郭雪宁的喜好,奢华而有情调,还专门配备了保姆房。连见惯了大场面的连奇峰也不禁感叹:“雪宁呀,你可真会享受生活。”郭雪宁感觉眼前的一切如梦如幻,但又那么地真实,她笑着对连奇峰说:“什么叫我会享受呀,是我们要一起享受,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。”

  纸终究包不住火,也就在这个前后,孙蓓蓓感觉到自己的丈夫有了婚外情。但她没有采取任何措施,在股坛上叱咤风云、办事果断的她,表现出小女人的一面,她期盼着丈夫能够自己回头。

  2015年,郭雪宁又怀孕了,那段时间连奇峰的业务非常忙,几乎整天泡在里,两人见面机会并不多,连奇峰只是在电话里嘱咐郭雪宁要多注意身体。

  2016年年初,郭雪宁回到湖南老家,生下儿子涵涵。但也就在那段时间,她和连奇峰的感情走到了尽头,两人分手。连奇峰回归家庭,而那段时间,妻子孙蓓蓓也怀孕了,不久便生下一个可爱健康的儿子。

  儿女双全的这对夫妻,重修旧好。“蓓蓓,谢谢你,要不是你,这个家也没有今天这么完整。”孙蓓蓓知道连奇峰话中的意思,善解人意的她,抓住机会,和丈夫进行了推心置腹的沟通。连奇峰把自己的这段婚外情的前后经过都如实相告,连连忏悔:“我真的很后悔,太糊涂了,对不起这个家。”

  毕竟是从事金融行业的夫妻,谈完感情,他们开始算起了钱。连奇峰坦言,自己在郭雪宁身上的花费,吃饭、买衣服皮包及帮她归还信用卡等,这些“小钱”都已无从算起,但他先后给过郭雪宁3050万元现金,她现在住的豪宅,也是用这笔钱买的。

  “这些钱是我们一分一分赚来的,不能说给她就给她了,而且是我们的共同财产,你不能擅自做主,我们一定要要回来。”孙蓓蓓果断决定,2016年3月,她向滨江区人民法院起诉,将连奇峰和郭雪宁一起告上法庭,她请求法院确认连奇峰对郭雪宁的赠与行为无效,要求郭雪宁返还3400万元。

  接到孙蓓蓓的起诉书,郭雪宁曾多次试着联系连奇峰,但两人常常没说上几句就吵了起来,更多的时候,连奇峰根本不接郭雪宁的电线日,开庭当天,孙蓓蓓没有出席,浙江锦丰律师事务所律师苏秀媛等律师代为出席,而郭雪宁也请了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易思楠等律师,代表她参加庭审。连奇峰没出现在法庭上,只是事先向法庭呈上了自己的“答辩书”:我未珍惜幸福生活,一时糊涂在2014年4月与郭雪宁保持婚外恋关系,在郭雪宁索要、威胁下将3000余万元转给郭雪宁,不包括购买多种商品及为她归还信用卡消费的开支。我妻子知晓后明确表示反对,并要求郭雪宁返回我赠与她的全部夫妻共同财产,我同意将诉争款返还我的妻子。郭雪宁称给我生了一个孩子,并办理了出生证,如孩子确实是我亲生的,我会出抚养费用,这与赠与款项无关。

  易思楠等律师代表郭雪宁在庭上进行辩解,认为连奇峰给郭雪宁的3000余万元钱,并非是对郭雪宁的个人赠与,而是给他们共同的儿子涵涵以及对郭雪宁的补偿。即使这3000余万元侵害了连奇峰和孙蓓蓓的夫妻共同财产利益,也应当由连奇峰承担法律责任。

 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,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时,应当协商一致,任何一方无权单独处分夫妻共同财产。连奇峰未经妻子孙蓓蓓同意,擅自赠与郭雪宁3050万元,该处分行为超出日常生活需要,赠与行为无效。

  法院一审判决郭雪宁要归还给孙蓓蓓3050万元,郭雪宁感到非常不公平,她看着蹒跚学步的儿子涵涵,心如刀绞。

  “我看着涵涵,就想到连奇峰,想到以前的种种过往,心里什么滋味都有,说不清。”自从开始打官司后,郭雪宁的爸爸和老家的一些亲戚就赶了过来,住在豪宅里。爸爸很心疼郭雪宁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,以后带着孩子,将来该怎么过呀,要不跟我回老家吧。”

  “不,我不回去,你还嫌我不够丢脸吗?让老家的人都笑话我?”一向要面子的郭雪宁,在和连奇峰交往时,曾多次“衣锦还乡”,见到孩子就塞红包,大姑娘小媳妇更是羡慕她那保养细致的皮肤和浑身上下的名牌。就算是回老家生小孩儿,郭雪宁也住着高档病房,请了保姆伺候自己。而今自己如此落魄,郭雪宁说什么也不肯回老家。

  郭雪宁不愿服输,她对自己的律师说:“我不能就这么输了,我要上诉!”2017年2月,郭雪宁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,表示不服滨江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。但当郭雪宁得知,法院就此案件要收21万余元的受理申请费,她提出缓交费用,最终因为她逾期没有交纳这笔费用,法院按照她自动撤诉处理。

  要是在之前,21万余元对郭雪宁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大数目,但背负3050万元“债务”的她,哪怕是数百元,都要算着花了。

  因郭雪宁拒不履行判决的义务,孙蓓蓓于2017年7月11日向滨江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当天,法院进行了立案受理。

  法院的执行人员多次上门和郭雪宁沟通协商,催她快点履行义务,将3050万元归还给孙蓓蓓,但郭雪宁始终坚持:“我拿不出那么多钱,钱都花在儿子身上了,你们不是也要保护非婚生小孩儿的利益吗?我们孤儿寡母的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  2018年5月24日,是房屋评估拍卖前“评估腾房”环节的最后时限,法院对郭雪宁的房子进行了强制腾退。

  据了解,近些年滨江壹号的房价一直都在上涨,目前即使是二手房,价格也在是10万元一平方米左右。郭雪宁的豪宅,已价值3000多万元。

  一名曾和连奇峰有些交往的炒股爱好者透露:“股神”的这段婚外恋,在杭州闹得满城风雨,而本就低调的“股神”连奇峰,仿佛“人间蒸发”了,在各大板块上,出现的均是妻子孙蓓蓓的名字。

  浙江蓝汇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建胜认为:“股神”妻子孙蓓蓓的这场“婚姻财产保卫战”,提醒大家维护夫妻共同财产的重要性。有些夫妻在经历“第三者风波”后,亦会对或多或少的财产损失深感痛心,但很多人往往抱着“破财消灾”“息事宁人”的想法,其实,这部分损失的财产,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回来。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,有平等的处理权,夫妻一方对夫妻存续期间的财产的处分,需征得配偶的同意。当婚姻遭遇“第三者”,配偶有权追回另一方无偿赠与或低价转让给“第三者”的财产。

  本群鼓励群友分享与本群主题相关的各种审判动态、典型判例及最新法律法规及地方法院审判意见,鼓励分享自己原创的相关实务研讨文章,包括上传在自己个人网站、博客、微信公号上的上的,但页面上尽可能不要附有较为明显的营销宣传文字及联系方式;
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

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 邮箱:
联系电话: 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