ȴʣ ȵ
主页 > 财经新闻 >

今年以来为何社会融资规模大幅增长?央行:主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Դ 未知 2020-05-13


      5月12日,央行调查统计司有关负责人就4月份金融统计数据情况表示,虽然一季度宏观杠杆率显著回升,但只是阶段性的。特别是逆周期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复工复产取得显著成效,向实体经济传导效率明显提升,生产秩序加快恢复。

      上述负责人表示,2017年以来,我国宏观杠杆率总体保持稳定,2018年还实现净下降,2019年仅上升约5.7个百分点,增幅远低于2008至2016年年均增长10个百分点的水平,初步实现稳杠杆目标。今年一季度,受疫情冲击影响,我国宏观杠杆率有显著的上升。

      应该看到,一季度宏观杠杆率的回升,是逆周期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复工复产的体现。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,逆周期政策的制定应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做统筹考虑,把更好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位置,同时,做好金融风险防控。在这个过程中,当前应当允许宏观杠杆率有阶段性的上升,扩大对实体经济的信用支持,这主要是为了有效推进复工复产,这实际上为未来更好地保持合理的宏观杠杆率水平创造了条件。

      4月末,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长12%,为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。1-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4.19万亿元,与去年上半年的增量接近;其中,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.09万亿元,同比多增1.42万亿元。

      上述负责人还指出,社会融资规模大幅增长主要受以下三个方面合力推动:一是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。二是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提供的直接融资增多,企业债券和股票融资在社融中的比重明显上升。三是金融体系积极配合财政政策发力,推动政府债券融资大幅增加。

      “整体来看,当前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,为疫情防控、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了精准的金融服务。”其指出。

      答:今年以来,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效果十分显著。4月末,M2同比增长11.1%,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个和2.6个百分点,增速上升较多,货币派生能力较强,货币乘数处于6.72的高水平;M1平稳增长5.5%,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.5个和2.6个百分点;4月末超储率为1.9%,比上年同期高0.7个百分点。

      前4个月,人民币各项存款增加9.34万亿元,同比多增2.77万亿元。存款主要流向实体经济,住户和非金融企业新增存款8.7万亿元,占新增各项存款的93.2%。

      其中,住户存款增加5.67万亿元,同比多增2265亿元,一方面,是由于疫情影响,居民消费减少,另一方面国家加大民生支持力度,居民名义收入保持正增长;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3.03万亿元,同比多增2.87万亿元,企业获得了较多信贷资金支持,有效对冲了收入下降,并为后续企业运营储备了资金;财政性存款和机关团体存款合计增加256亿元,同比少增1.56万亿元,体现了财政政策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。

      整体来看,当前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,为疫情防控、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了精准的金融服务。

      答:4月末,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长12%,为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。1-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4.19万亿元,与去年上半年的增量接近;其中,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.09万亿元,同比多增1.42万亿元。

      一是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。1-4月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累计增加8.88万亿元,同比多增1.71万亿元。其中,4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增加1.62万亿元,同比多增7506亿元。

      二是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提供的直接融资增多,企业债券和股票融资在社融中的比重明显上升。1-4月企业债券净融资为2.68万亿元,相当于去年全年企业债券净融资的80%;1-4月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1570亿元,同比增长近一倍。二者合计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达到20%,同比高6.4个百分点,从历史上看也处于较高水平。

      三是金融体系积极配合财政政策发力,推动政府债券融资大幅增加。1-4月政府债券净融资1.91万亿元,同比多5246亿元。其中,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净融资1.14万亿元,同比多4373亿元。

      答:当前,为有力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,金融逆周期调控力度大幅增强,信贷投放速度明显加快。4月末,金融机构人民币余额161.91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1%,比上月末高0.4个百分点,是2019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;4月份新增1.70万亿元,同比多增6818亿元。

      分借款主体看,企业部门增速上升较快,住户部门消费增长逐步恢复。4月末,企(事)业单位人民币余额同比增长12.7%,比上月末高0.6个百分点;4月份新增9563亿元,同比多增6092亿元。4月份,个人消费新增4782亿元,同比多增90亿元。其中,个人住房新增3675亿元,同比多增173亿元,总体保持稳定。

      企业结构显示,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提升明显,突出表现为抗疫和受疫情影响大的行业受信贷支持力度大,且较多中长期流向制造业、基础设施业(注1)、服务业等关键领域。具体来看:

      一是卫生和社会工作(注2)行业增速大幅上升。4月末,卫生和社会工作行业余额同比增长19.2%,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末高2.3和7.1个百分点;4月份新增113亿元,同比多增122亿元(去年同期减少9亿元)。信贷继续大力支持社会抗疫。

      二是批发零售业增速上升较快。4月末,批发零售业余额同比增长8.8%,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末高0.8和4.3个百分点;4月份新增258亿元,同比多增698亿元(去年同期减少440亿元)。

      三是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较快增长。4月末,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余额同比增长13.7%,比上月末和上年末分别高0.9和1.2个百分点;4月份新增1399亿元,同比多增1132亿元。

      四是投向制造业、基础设施业、服务业等关键领域的中长期增速均创近期高点。4月末,制造业中长期余额同比增长17.8%,比上月末高1.1个百分点,是2011年3月以来的高点。其中,高技术制造业中长期持续快速增长,月末余额同比增长39.9%,比上月末高0.7个百分点。基础设施业中长期余额同比增长11.2%,比上月末高0.7个百分点,是2018年5月以来的高点。服务业(不含房地产业)中长期余额同比增长14.7%,比上月末高0.7个百分点,是2018年3月以来的高点。

      此外,投向房地产业的中长期增速稳定,增长10.5%,与上月末持平,比上年末低0.9个百分点。

      问:疫情发生以来,全社会非常关心普惠金融领域中的“小微”和“三农”获得信贷支持的情况,从总量数据看,当前增长速度很快。能否介绍一下“小微”“三农”增长的具体情况。

      答:4月份,在各项政策引导下,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,特别是普惠领域的信贷支持,取得了较好的效果,政策效果也进一步显现。从小微企业情况看,“量增、面扩、价降、结构优化”的特点更为突出。

      一是普惠小微加速增长。2020年4月末,普惠小微(包括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)余额12.6万亿元,同比增长25.1%,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末高1.5个和2个百分点。前4个月,普惠小微累计新增1.1万亿元,占各项增量的12.2%,比前3个月高0.4个百分点。

      二是信贷支持小微经营主体的覆盖面继续扩大。截至2020年4月末,普惠小微支持了2815万户小微经营主体,同比增长21.9%。前4个月增加117万户。从各月增长情况看,1-2月受疫情影响,仅增长18万户。3月份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,金融机构及时加大了对小微经营主体的针对性支持。3月当月增加71万户,相当于去年同期增量的四分之三;4月当月增加28万户,已基本恢复去年同期增量水平。

      三是普惠小微企业利率持续下降。2020年4月,当月新发放普惠小微企业利率为5.24%,比上年12月下降0.77个百分点。

      四是有七成多普惠小微企业投向了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。截至2020年4月末,普惠小微企业中,制造业、批发零售业和建筑业企业分别占39.3%、29.7%和7.6%,合计占76.6%。上述劳动密集型企业在疫情中受到冲击较大,信贷资金及时支持这些企业解决流动性问题和复工复产,对“保就业”也起到明显促进作用。

      五是信用占比提升。2020年4月末,信用余额占普惠小微企业的15.5%,占比比上年末提高了2个百分点。

      六是涉农持续回升。2020年4月末,本外币涉农余额37.05万亿元,同比增长9.6%,增速比上月末高0.6个百分点,连续9个月回升;今年前4个月增加2.04万亿元,占各项增量的25.0%,比上年全年水平高7.1个百分点。涉农的稳步增长对农业、农村的持续发展和疫情下保持民生稳定具有积极作用。

      答:2017年以来,我国宏观杠杆率总体保持稳定,2018年还实现净下降,2019年仅上升约5.7个百分点,增幅远低于2008至2016年年均增长10个百分点的水平,初步实现稳杠杆目标。今年一季度,受疫情冲击影响,我国宏观杠杆率有显著的上升。

      应该看到,一季度宏观杠杆率的回升,是逆周期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复工复产的体现。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,逆周期政策的制定应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做统筹考虑,把更好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位置,同时,做好金融风险防控。在这个过程中,当前应当允许宏观杠杆率有阶段性的上升,扩大对实体经济的信用支持,这主要是为了有效推进复工复产,这实际上为未来更好地保持合理的宏观杠杆率水平创造了条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