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

热门关键词: as  test  xxx

东方网-文化新闻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1-30
摘要:70年代末80年代初,年届古稀的柯灵先生觉察到暮色苍茫,来日无多,有了创作上的紧迫感。然而杂务纷繁,写作生涯处于忙乱无序状态。今日撰奉命之文,明日写应酬之作,而自己想写

  70年代末80年代初,年届古稀的柯灵先生觉察到暮色苍茫,来日无多,有了创作上的紧迫感。然而杂务纷繁,写作生涯处于忙乱无序状态。今日撰奉命之文,明日写应酬之作,而自己想写的文章却一直搁置一边,无暇动笔。

  他写过诗歌、童话、散文、杂文、评论、短篇小说、话剧和电影剧本,唯独没有写过长篇小说。他渴望写一部足以传世的长篇小说,作为他的文学作品的压卷之作,这是他最大的心愿。

  从1931年冬他初到上海,经历了“十里洋场”的租界生活、抗日战争爆发、“孤岛”和沦陷时期、大劫收、解放以后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、的全面,直到改革开放、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启动……这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巨变,他都是身历其境的历史见证人。他计划寓真实于虚构,通过写一系列知识分子血和泪、爱和恨、焦虑和期盼、奋斗和幸福的人生历程,展现新旧上海新旧中国风风雨雨的历史画卷。他在一封致友人的信中说:“我在上海长期生活,已将近半个世纪,感受不少;而看看现在的青年,特别是经过‘’的搞乱,身在福中不知福,很少人知道旧上海旧中国是怎么回事了。我感到自己有责任给它留下一点痕迹来。”这就是他所以要写这部长篇小说的动力和目的。赤诚之心,于此可见。

  为了构筑这一巨大工程,柯灵先生积累了几个书柜的参考资料,翻阅了难以数计的历史文献。他夫人陈国容先生帮助他做了许多准备工作,采集了许多上海故事,可就是没有安下心来从容写作的时间。事实说明,只有摆脱干扰,离家出走,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他先到常熟的一个僻静处闭门构思,拟订详细的写作提纲,并着手写第一章《十里洋场》。但常熟毕竟离家太远,有诸多不便。不得已,回到上海,向上影厂文学部借到一间斗室,十几平方米,放一张床、两只沙发、一只写字台,虽然比较简陋,但环境幽静,而且离家较近。柯灵先生就像一个小学生,每天早上背上书包,手拿手杖,缓步上学,躲进小楼,埋头写作。中午回家吃饭,饭后仍在此做作业,下午四时放学回家。因此,他家门上贴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:“柯灵遵医嘱,四时以后会客,请谅。”这个写作地点,对外一直秘而不宣。

  此时,柯灵先生写长篇小说《上海一百年》的消息已不胫而走,传得沸沸扬扬。人们翘首以待,盼望他的新作早日面世。可实际上,他虽然不在家中写作,但各种杂务仍旧排闼而来,迫使他不得不放下手头的长篇去写别的文章,或者为了稻粱谋,腾出宝贵时间去编书出书。

  1980年3月,他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说:“我在写长篇《上海一百年》第一部《十里洋场》,……预计于四月初(至晚到四月十日左右)完成,即返上海。”可是到1989年5月,他给一位出版社编辑的信中却又说:“我计划多年的长篇,至今仍未着一字……”可见即使写第一章《十里洋场》,他也是反复修改,数易其稿,而且一拖几年,并不是一气呵成的。

  有一次,我在他家与他谈起《上海一百年》何以进度不快事,他说:“写清末民初的上海,这段生活我没有经历过,所以尤难下笔。譬如说,黄包车夫与顾客交谈,称呼什么?是‘先生’?‘老板’?还是‘老爷’?这就需要查资料,我正想到徐家汇藏书楼去翻翻旧报纸,感染一下当时的社会氛围和风俗习惯。”他的一丝不苟的写作态度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也使我明白,他的这部长篇决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。

  1993年冬,《上海一百年》第一章《十里洋场》终于脱稿。柯灵先生的手稿写在小学生用的练习簿上,密密麻麻,约三四万字,由上影厂干部、柯灵先生的亲密助手戴中孚先生誊录在稿纸上,给了《收获》杂志编辑部。编辑部以最快速度编排,刊载于1994年第1期上。人们看到,柯灵先生娓娓叙述鸦片战争英军入侵时,上海县城中一个忠厚正直的知识分子、典史张行健在战乱中殉难自尽的故事。虽然这仅仅是这部长篇的一个序幕,但悲剧气氛已略见端倪。其表现手法则集中国古典小说精华之大成,而文字洗炼、简洁、淡雅、隽永,尤见功力。当然,书的重头戏尚未出场,评论家们静待它的续篇,不敢轻易评论,唯独夏衍先生读后鼓励说:“第一章写得很好,应该继续写下去,待全文写完,我来改编电影剧本。”此话使柯灵先生大为感动。

  接着写第二章,大概断断续续又写了几万字,但期望要求越高,精神压力越重。第一稿不满意,重写;第二稿仍不满意,又重写,越到后来,他越感到“此事艰巨”、“担子很重”,真有骑虎难下之感。而他的健康状况却越来越差,多次住院治疗,精力不济,继以各种各样杂务琐事又纷至沓来,严重挫伤了他的创作,迫使他再度停顿续写长篇。他内心的焦急、无奈和痛苦线日,他给我最后的一封信中写道:“(写稿事)兄一再督促,自当一诺无辞。无奈年当望九,健康大不如前,而文债无穷,搜索枯肠,苦不堪言。《百年》大计,抛荒既久,泡汤可虑,不得不痛下决心,摒挡杂务,期得余年,完此心愿。”可惜,天不假年,柯灵先生毕竟太老了,而现实无情,干扰也实在太多,使他无法潜心创作,《上海一百年》最后仍不免以“泡汤”告终。这真是柯灵先生的终生遗憾,也是中国文学事业的一大损失!

责任编辑:admin

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 邮箱:
联系电话: 地址: